擴大個人資本,增強老齡社會運行彈性

文章來源:澳門月刊
字體:
發布時間:2020-07-18 08:51:09
訪問量:

image.png

何鐘建 教授:澳門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創新社會工作系主任

 

澳門老齡化現狀:速度快基數大

    人口老齡化的社會現象在世界各地都出現,是當今世界各國或地區面臨的人口問題。其通俗概念在于人口生育率降低和人均壽命延長導致的總人口中因年輕人口數量減少、年長人口數量增加而導致的老年人口比例相應增長的動態。國際上通??捶ㄊ?,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10%,或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7%,即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口處于老齡化社會。如今,全球老齡化程度位最高的是日本,其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全國國民總數的27%。截至2019年,澳門本地人口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達14.6%,也被視為老齡化偏高的地區。從這一數字反映出,近年來我們的新生人口數量基本保持平穩的狀態,但長者人數卻逐步上升,也就是新生代和年長代兩者的數量呈倒掛狀態,前者增速跟不上后者增速。

image.png

    人口老齡化必然導致社會的就業結構、社會保障措施、發展規劃、人口政策都要作出相應的部署。首先我們要明白解決人口老化所面臨的限制,比如一些恒常的措施:鼓勵生育、吸引年輕的移民等。但問題在于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的思想觀念已漸漸發生變化,新生一代未必覺得結婚生子是人生必經之路。所以,如今“丁客族”(“雙薪水、無子女”的夫妻)或“少子化”已經越來越普遍。今時今日,澳門亦有很多年輕的夫妻只生一個或者不生,他們往往需要考慮很多問題,如育兒成本、子女教育等等。故而,在人口老齡化的趨勢下,政府通過調整生育政策,推出鼓勵生育的措施來刺激人口增加的做法很難見到成效,因為生育是一個自由選擇的問題。即便特區政府投入很大的資源,出臺了很多措施來鼓勵生育,但新生人口增幅并不明顯。以2019年統計數據為例,去年新生嬰兒共5,979名,按年增加54名;出生率為8.9‰,較2018年下跌0.1%。我們應該客觀地看到,依靠生育津貼等措施來鼓勵生育,對于人口趨勢性結構的變化難以起到改善的作用,所以對人口老齡化而言也沒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除了生育政策外,環顧周邊人口老齡化的國家或地區,尤其以新加坡為例,吸引人才移民亦被作為其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重要措施之一。毋庸置疑,新鮮血液的涌入緩解了新加坡較低的人口替代率,高素質的人才更為新加坡的經濟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那么,通過移民政策來解決澳門的人口結構問題是否可行呢?其實未必,因為吸引人才要有很多配套的體系,涵蓋了人才吸引、留住和激勵等問題。大家都明白,澳門是一個微型經濟體,產業比較單一,這本身就局限了人才發展。當然,隨著粵港澳大灣區興起原先的局限性問題將逐步得到解決,新一屆政府以更加大的決心推進琴澳合作,發展ABCDE區,利用中央的政策,打造特色金融市場,推進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這些方面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人才。但大家都知道,發展一個新的領域、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是需要一個時間過程的,這個時間可能是五年乃至十年的中長期過程才能顯現出長遠的效應。

image.png

醫保體系與社服體系,共建長者醫養

    人口老齡化與經濟發展、老年社會福利設施建設等密切相連,所以大家探討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影響以及其對策時,主要從醫療體系、社會服務需求、社會保障需求、社會就業與社會生產力的協調等幾個方面分析。首先是醫療體系方面,自往屆政府就已經開始大力部署綜合醫療體建設,包括針對有認知障礙、失智癥設立老人醫療中心,以及開始發展老人???。其實可以看到政府這十余年來已經逐步出臺不同的措施來完善長者醫療服務體系。當然,社會發展的步伐很快,同一時間,政府行為的步伐往往會滯后于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因此,當我們面對快速發展的社會、面對不斷出現的新問題時,相關的措施未必足夠。這一規律即要求我們需要有前瞻性、預見性的眼光來應對未來的趨勢。

    在今年政府施政報告里面,有關于衛生領域仍繼續秉承“預防優先,妥善醫療”的施政理念,有助全面落實長者十年行動計劃和康復服務十年規劃的全部中期措施。衛生范疇提出預防為先,也就是說整個發展模式里面,從以前透過臨床醫療來處理一些衛生問題,到現在以社區服務為主。近年為推進這一理念,社區衛生中心的數量不斷增加,無論硬體配置還是服務人員數量都有投放了更多資源,覆蓋的受服務人數越來越廣,達到了很好的“預防”效果。報告亦提到,推動和拓展樂齡義工服務、樂齡科技應用、樂齡出行,提升民間機構的照護水平,協助長者建立樂齡生活,以及在下環區籌設長者綜合服務中心;在筷子基籌設首間失智癥綜合服務中心等,這些資源大部分直接投入到社區當中,以此分解醫院的壓力,同時為長者提供更加直接和更加便利的長者服務。

    事實上,這些都是因應社會的發展變化而推出的措施,甚至在大學里也配套推出一些學科、研究院、醫學院等,比如城市大學設立創新社會工作系,建構本澳唯一以“長者健康”和“長者智慧健康”為重點的學科設置。從社會全局來看,這些都是因應大家對長者安老服務范疇的認知深化,以及社會發展需求而進行的人力資源儲備。

    解決老年社會問題,讓長者安享晚年,是老齡化社會的基本要求。實現這一目標,需要社會力量對養老服務的投入和支援,為長者提供多種形式的社會服務。今屆政府延續往屆政府的“長者服務十年行動計劃”,圍繞長者的社會服務立足點亦著眼于“原居安老”。原居安老的愿景是希望長者在不離開自己熟悉的居住環境下,能夠進行舒心安全地養老,同時通過原居安老來延緩其進入安老院舍的時間,縮短他在安老院舍生活的時長。這很重要,因為過去很多研究表明,當長者被送到安老院舍的時候,他的機能更容易發生改變,出現情緒不穩定、消極、低落等,而且院舍設立的目的是為了照顧一些健康欠佳、身體殘疾、認知能力欠佳等自理能力比較弱的長者。根據早前發布的《澳門養老狀況及政策研究報告》顯示,201312月入住安老院舍的長者共有1260名,長者人口的入住率為2.6%。隨著社會的需求增長,近幾年入住院舍的長者占長者總人口的比例基本維持在5%以下。

image.png

    除了一部分進入院舍的長者外,還有大部分身體機能和自理能力都還比較好的長者,他們的養老由誰來照顧呢?這就有賴于社區資源來支援了,比如傳統的日間長者照顧中心、護理中心,于日間提供照顧及支援服務开板面店很赚钱 江西快三今日开奖 浙江11选5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在线计划 股票开户要钱吗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历史 三分彩app计划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怎么样 上海11选5任三最大遗漏 五星独胆方法